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统计文化

老史的账本

来源:灵台县统计局 郑钦文 发布日期:2017-06-12 09:59

  农村人很少记账,絮絮索索的事,比如电费,水费,买菜,买油等细小开支,懒得去计,在他们看来,这些琐碎的事情,和女人做鞋垫绣花差不多。再说,花时间算计来算计去,就像在算计人。忙的时候脚炒菜,闲得时候,还不如去晒太阳,要么赶趟集,要么和村里人谝闲传。

  孙家沟的老史是个异数,多少年来养成记账的习惯,至今雷打不动。只要是花钱的地方,不论多少,他都会一丝不苟地记下来,哪怕是一分钱,也要做到心中有数。来之前,曾经有人说过,那怂是个铁公鸡,很少有人能拔下他身上的一根毛,铁算盘打得很贼精贼精。

  这次入户摸底,主要任务是测算贫困户第一季度的收支情况。其实这次测算,有些内容很简单,比如去年种了多少亩麦,多少亩玉米,多少亩胡麻,求得平均产量,在结合每斤粮食的市价,就可以折算出农产品的总收入。牲口的收入,只要报出卖价就可以填写。麻烦的是衣食住行方面的花销,大都是根据被调查人估算填写的,可能这里高,那里就低,多少有出入,不是很准确。

  当填写老史家第一季度总支出的时候,果不其然,他说,这个我记在本子上。说着,站了起来,从抽屉里取出一本学生作业本。上面密密麻麻记载了这么多年来的家庭收支情况。我有点吃惊,一个农民舍得下功夫把这些琐碎的事情记下来,令人肃然起敬。

  我仔细地翻看着这本流水账,共有五十多页,三分之二已经写过了,写过的地方用绳子綰着。他的字迹一笔一划,很是工整。每一个月单独记一部分,都具体干了啥,花了多少钱,甚至银行取了多少钱。从这些纸张上和字里行间,我似乎看到了庄稼汉老史,这么多年来是去银行存钱,不断头地小额取钱,或者从兜里掏钱,给家里买东西的情形。

  我赶紧用手机拍照,等回去整理后,如实填写到调查表里。我相信,老史提供的这些数据都是精确的,这个寒掺的记账簿是山区庄户人家在日常生活中最权威最翔实的生活记载,具有普遍的现实意义。

  日子本来是数字组成的,数字里面大有学问的。几年来,我们入户摸底贫困户收支情况,几乎没有真实记录的原始资料。可以说,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在用嘴搁模糊,东凑一点,西补一点,粗枝大叶的,对上大致数字就差不多了,谁会记得那么准确呢?所以问相关人,他们一般估算着,按农村人的话说,叫凑数字。这个“凑”很有意思,在数字里面凑来凑去,不是把自己凑混了,就是把帐凑乱了。拆东墙补西墙,乱凑数字,这个显然是不科学的。

  老史的本子上清楚地记着,这三个月,特别是元月份开支最多,本月有春节及元宵节这两个隆重的节日里,需要祭祀祖先天地鬼神,吃年夜饭,招待来客等具体事宜,情况特殊,锣儿鼓儿都要敲,需要着重考虑的。为了过好这个年,他从腊月十九日前忙碌置办年货。镇上的集市是逢三、六、九日的,逢集日,他早晨起来,生火熬罐罐茶,弄点咸菜,就着烤热的馒头,胡乱打发了肚子,顺出蛇皮袋子,跑十里路赶集,按照老常规,先买大件东西。比如菜和肉,再买其他零碎,当然,年货不能一次买齐备,主要的买好了,再看家里缺啥买啥。有时候遇上飘雪天气,又得延宕,隔集再去买。这个本子里记载了他买肉花了一百五十元,买烟三百八十元,买酒三箱四百五十元,买菜三百三十元,买香火油蜡分别六次花了六七十元,买衣服三百多元等。我算了一下,置办年货老史支出了一千七百多元,早晨起来七件事,油米柴盐酱醋茶,都是很麻烦的事情,花费的时间大概是三个集日,有时候,还要去较远的街道去买。过年图的就是个热闹,图的是个团圆,再辛苦也是甘之如饴的。

  作为农民,年过完,就着手考虑春播事宜,他开车去三十多里外的朝那镇前后加油四次,花了二百二十元,顺路买化肥、农药、种子前后花了六百三十元,其中:买化肥五百元,农药八十元,买种子五十元。

  还有其他的花销,像十二月某日买冰淇淋一个,花了一元,烤火腿肠八次八元,买面皮三次十二元,他都记下来了。老史有个孙女,在中小上学,老伴在街道租房照顾她,显然,冰淇淋、火腿肠和面皮都是给孙女买的,老两口舍不得吃一口的,也许他俩大半辈子都没尝过,但是只要孙女高兴,哪怕摘天上的星星也是心甘情愿的。

  老史是个烟民,他爱抽烟,烟不在乎是一盒五元左右的黄兰州,每月两条。招待来家里的亲戚,烟要上档次。买十元以上的烟。儿子儿媳打工回来了,心里乐开了花。当然,人都有虚荣心,老史也是概莫能免的。

  人们说,礼尚往来。某日随礼二十元,某日随礼五十元,某日随礼一百元,某日随礼伍佰元。农村的七大姑八大姨比较多,人有远近,礼有轻重。人生活在圈子里面,和别人打交道,要让别人付出,自己就要舍得。老史这个铁公鸡,其实还是蛮大方的。

  山区人信天地鬼神,尤其是节日期间,更是殷勤备至,买香烛黄纸很少考虑钱的问题。来老史家之前,石头沟里那天祭虫,全村人请了阴阳,在庙里举行规模很大的祭祀活动。阴阳念经祈祷,劝土地爷保佑村里人五谷丰登牛羊满圈。结束后,在一个村民家宰了献礼的三只公鸡,在炉子上炖着,阴阳和其他几个为首的人等着鸡肉熟烂呢。我说,鸡把虫吃了,阴阳把鸡吃了,也就是阴阳把虫吃了。虫吃进阴阳的肚子,石头沟就不闹虫灾了。祭虫,其实祭的是阴阳,阴阳祭好了,村里就平顺了。几个人都笑了起来,说还真是这么回事。老史从十二月十九日,第一次买黄纸香烛,花了二十元,隔了三天后,又去买了,花了九元,第三次是第二天中午,买香表,花了十五元,第四次是年后买了三次,总计花了三十四元。也就是说,在敬奉天地鬼神这事上,老史前后花销了七十八元。老史说,钱花了小事一桩,只要祖先和老天爷不降怪,保佑我家五口人没病没灾就行。

  当然,在年前,老史还买了新衣服,买羽绒服,毛衣,鞋等,花销三百四十元。回去后,我把这些数据汇总了一下,具体是这样的:伙食费一千三百元、电话费六十五元、住校学生费用七十八元、衣服费三百多元、门诊药费一千三百元(老伴和孙女看病)、其他费用二千二百元,交通费没有。总计支出五千二百四十三元整。第一季度收入,卖了养了十几年的牛,收入一万三千元,儿子打工三个月一万二千元,元月卖玉米收入四千元,扶贫贷款五万元(未动)。

  记得当时告别的时候,我问老史,看了你今年的支出,我们算是心里有底了。我看了一下,有些支出可以压缩,没必要支出的。

  老史说,啥又必要没必要的,凡是花了的都是应该花的。人挣钱是为啥,人花钱是为啥?挣钱是养活自己和家里人,花钱是为了取得快乐。只要身体好,健康、平安,一切就都有价值了。

 

上一篇

下一篇 与统计一同走过的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