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统计文化

家乡的磨镰“把式”

来源:灵台县统计局 何雯 发布日期:2017-07-06 10:04

  我是土生土长的灵台人,说起灵台的夏天,留存的记忆可能与旁人是不一样的,尤其是经历了苦难岁月的人。记忆里的夏天,总是让人刻骨铭心,因为夏天要经历最忙碌的“夏收”。入夏的麦子,风吹一浪黄过一浪,站在地头,看着随风摆动的麦穗,窸窸窣窣,闭上眼睛竖起鼻,仿佛能嗅到麦香,心中多有感念,忍不住五味杂陈。

  灵台有句俗语:“过了端午就下镰”。到了每年端午前后,灵台的麦子陆陆续续黄了,尤其是农村人说的“阳坡麦”黄地更早,象征成熟的黄自东向西,铺天盖地,濡染过来。要是遇上节气早的年份,有些地方的麦子端午前就得下镰。自小长在农村,每每到了夏天,只要是和身边的人谈起夏收,哪怕对方是年长者,谈起农事、看天观雨,我的心里总是不免生出很多自信。

  人都说“磨刀不误砍柴工”,到了灵台,夏收季节怕是得改成“磨镰不误割麦工”了。先秦流传下来一首《弹歌》,里面说“断竹续竹、飞土逐宍”,讲得是古人折断竹子,做成弓箭,然后配合其他工具去袭击猎物。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是毋庸置疑的真理。

  割麦首先是“磨镰”。好多人以为磨镰是个简单事,无非是把割麦的刃子磨一磨,使其锋利罢了,其实没有那么简单。善于磨镰的人往往被称之为“磨镰把式”,经过“把式”之手的镰刀刃子,进了麦地就成了一把“神器”。要成为众人眼中的磨镰“把式”,可不是件容易事,首先得有过人的眼力。过了端午,农村的集市上,售卖最为火热的怕当属夏收用的农具了。镰刀、扫帚等用物让人眼花缭乱。有那么一些人,蹴在集市的地摊上,东摸摸、西看看,反复感受着手里的磨镰石和刃子,他们就是“磨镰把式”。如果运气好,能遇到个“把式”中的高手,他会给你讲一讲这看不见摸不着的“眼力”的重要。因为在这些“把手”的手里,磨镰石也分出了粗细,显现出不同的特质。

  用“把式”的话讲,石头太粗,磨出的刃子也粗,不但对刃子损害大,而且割不了几个麦就老(钝)了;石头太细,遇到当年的新刃子,又会磨不开,同样是瞎耽误工夫。再说刃子,“好钢用在刀刃上”可谓至理名言,因为在这个过程中,“眼力”深浅最显高低,他们将新的刃子折一折,感受一下刃子的韧性,再用刃锋轻轻在手指上刮蹭,感受刃子的钢性,嘴里叼着的旱烟卷忽左忽右,意味深长地体会着“刚与柔”的“得与舍”。

  要当得起这个“把式”,更得看看他的手力。有了好的磨镰石和刃子还不行,还得有好的“把式”去磨,我们管它叫“开刃”,就好比工匠手里的玉石原石,要想让它成为众人追捧的璞玉,更需匠人的精细雕琢与打磨。一把刃子快与不快、能否多用几年,全看这“开刃”一招。

  夏收的清晨,伴随着灶房里风箱吧嗒声,磨镰成了“磨镰把式”起床后的第一件事。这个时候,“把式”们吐掉了嘴里的烟卷,石头摆正,舀出一大碗凉水,用手轻轻地撩些水在磨镰石上面,再用手紧紧把着刃子,以一种非常精细的角度和力道来回在石头上打磨。

  看“把式”磨镰,是一种享受,真正能体会到“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匠人态度。据“把式”讲,新刃子和老刃子的磨法是不一样的,前者可以叫“有来有回”,后者则需“有去无回”,新刃子还未开刃,往往要通过“有来有回”,反复磨砺,才能给刃口开钢,慢慢磨出刃锋;而历年用过的老刃子,已经经历了麦口,可以说刃口的“钢”已经磨损了,要想把这种刃子磨好,就得讲究“有去无回”,轻轻的朝一面打磨,避免伤了“刃钢”,遇麦卷刃,成了废家当。好“把式”磨出来的刃子,耐磨耐割,尤其是到了麦趟子上,据说还会越割越锋利。

 

上一篇

下一篇 老史的账本